• <menuitem id="awzuu"><sub id="awzuu"></sub></menuitem>
    <video id="awzuu"><p id="awzuu"></p></video>
      <video id="awzuu"></video>

      1. 首頁 > 品牌欄目 > 正文

        旅游扶貧 | 曾博偉:中國的貧困問題是個持久戰,旅游扶貧還是不要太著急

        2018-10-05 21:24:33 新旅界 旅游扶貧專題組

        我們現在講的都是旅游業的功能。功能是旅游業發展起來以后才有的,所以首先還是要發展。但不能指望旅游業解決所有的問題,發展旅游還是要因地制宜。

        編者按:2018年是我國鄉村振興元年。規劃機構從辦公室走進田野;旅游企業向鄉村布局;地方政府謀求產業扶貧新模式;公益組織探索可復制的鄉村發展路徑……旅游遇到扶貧,有機遇也有挑戰。

        幾天前,國家領導人再談鄉村振興戰略,強調因村制宜,切忌貪大求快。旅游扶貧助力鄉村振興,如何防止“走彎路”?求知欲強烈的新旅界找了很多大佬蹭茶喝,也走訪了很多典型的旅游扶貧項目,國慶七天,一天一篇,旅游扶貧年度調查專題陪您在思考中歡度國慶!

        旅游扶貧是國家脫貧攻堅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要做好旅游扶貧工作,怎么能不了解這些問題:

        文化和旅游部正式掛牌,除了“詩和遠方終于走到了一起”,文旅融合的前景有哪幾點值得展望?

        鄉村振興戰略之下,旅游在一二三產融合中有哪些獨特作用?

        脫貧攻堅進入決勝期,深度貧困地區脫貧這塊難啃的“硬骨頭”如何下嘴?

        旅游扶貧項目不能全靠企業社會責任,有哪些力量可以調動?

        帶著這些問題,新旅界(LvjieMedia)請教了北京聯合大學中國旅游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曾博偉。曾博偉長期參與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家旅游業發展重大文件,對于旅游扶貧有深刻獨到的見解。

        從文旅合并看我國未來旅游發展趨勢

        新旅界:今年文化部跟國家旅游局合并,反映了我國未來旅游發展怎樣的趨勢?

        曾博偉:文化和旅游部的成立,我覺得是個雙向的過程。

        從國家層面來說,中央更關注的是旅游的文化作用和文化功能。而這三個方面的文化是比較值得重視的:一個是優秀傳統文化;一個是革命的紅色文化——目前紅色旅游方面的工作效果還是不錯的;再一個就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文化。在這幾個方面,旅游都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

        文化口現在面臨幾個較大的問題,如要文化自覺、文化自信,要建設文化強國,提升文化軟實力等。過去文化偶爾曲高和寡,而旅游比較突出的特點則是市場化程度較高,更接近消費的終端,更能把握消費的特點。兩者結合,對于文化來說最大的價值是能夠通過旅游市場化的方式對文化進行傳承和弘揚。而旅游則可以通過文化提升品質。過去文化在旅游領域不是沒有體現,但體現得不夠充分,難免出現一些低俗的東西。

        地方層面上,國家文化部和旅游局合并后,地方政府可能更多地從地方發展的訴求出發看待文化和旅游的融合,讓文化和旅游碰撞之后,能夠真正對于地方經濟發展、社會事業發展產生作用。

        新旅界:這幾年發布了一系列關于諸如特色小鎮、全域旅游以及產業融合發展的文件,從這些文件里面能看出我國旅游政策整體怎樣的變化趨勢?

        曾博偉:我個人感覺,政策趨勢目前呈現兩個特點。

        一是更集成化。傳統的政策,如財政政策、財稅政策、金融政策或者土地政策等等,這些政策可能只在某一單一主題下運用。通過全域旅游、特色小鎮這樣的項目,可以把這些政策進行集成,也就是在一個主題下面運用各種不同的政策。這是政策趨向于更綜合的一面。

        另一個特點,也是一個可喜的變化,就是政策更細化了。前幾年,土地部門會出臺一些支持旅游發展的意見,金融部門也會出臺一些支持旅游的意見,但都談得比較泛。如果是一個專門的文件或專題,比如關于土地怎么支持旅游,就能夠涉及到一些更細節的東西,能帶來一些更具有突破性的結果。

        客觀來講,旅游的各種彈性訴求和剛性政策之間會有碰撞。舉個例子,旅游發展需要建設用地,但從整個國家角度來講,要守住18億畝的耕地紅線。類似這樣的情況,要怎樣找到政策之間的空間?這就考察我們能不能夠在滿足剛性前提的情況下,更多地考慮到靈活性。這就需要大家一起去探索、去碰觸。問題需要慢慢解決,而政策可能會精準一些、更精準一些。

        旅游在一二三產融合中的獨特作用

        云南梯田

        新旅界:當旅游這樣一個綜合性產業試圖切入到復雜的鄉村社會,有哪些深層次的問題在現階段容易被忽視?

        曾博偉:旅游在鄉村社會中比較大的利益問題,可能有兩個。

        一是,我們強調要依托村民自己的力量來發展旅游業,讓農民最大限度地獲取其中的收益。這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但存在一個問題,就是蛋糕可能做不大??陀^來說,農民在把握旅游市場、在創意設計、在管理方面,有不足,這些方面需要借助外部力量。我們不否認,也有靠農民自己的力量做起來的,例如袁家村,通過企業化方式,農民入股,也做得不錯。但也要客觀地看到,大量農村其實并沒有力量去做這些事,或者做不到位。

        第二個問題,資本確實是逐利的、是要掙快錢的。一個旅游開發項目中如果有很大風險的話,可能會被轉嫁給農村和農民。

        所以未來我覺得更復雜、也更重要的是,如何形成一個較好的利益機制。小農思想毛主席以前也分析過,有好的一面,也有劣根性的一面??陀^來說,與單個農民談判的成本太高,對大多數投資商而言都是不太現實的。所以要尋找一個中間道路,比如可以通過合作社、通過村集體,和外來投資商做一些股份、組織結構上的安排。我們不能片面地強調資本,也不能打著考慮農民利益的大旗耍嘴上功夫——沒有任何資源進來,話說得再好聽也是白搭。

        我不主張完全地外來資本化,也不主張完全靠農民自身的力量。較好的做法是能把各方面的力量結合起來。臺灣的鄉村旅游,例如民宿,能做得好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是有很多農二代,在外上了大學、學了設計之后才回家鄉做這件事。這樣的人既了解市場,又和農村有天然的聯系。

        新旅界:今年的一號文件里,把鄉村振興提升到國家戰略的層面,相比前幾年的一號文件,在三農問題的關注點上有哪些變化?對旅游產業發展有什么指導意義?

        曾博偉:十幾年來,每年的一號文件都是關于三農問題,但三農問題的關注點在變化。過去更關注農業的穩產增產,糧食安全,后來是新農村建設,最近又提出鄉村振興。

        新農村建設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農村的基礎設施建設問題?,F在鄉村很關鍵的問題是缺人、缺產業。鄉村基礎設施投入不少,但使用率不高,很多農村人都離開鄉村了。為什么要離開?因為沒有產業。產業是最核心的問題,沒有產業就不會有人的聚集,資源就不會回流。

        這次提出鄉村振興,第一點是要產業興旺,這是比較重要的、和旅游相關的地方。以前提新農村建設,不是不強調產業,但這次對產業更重視,而且提了一個比較好的思路,強調一二三產融合。

        為什么強調一二三產融合?過去在三農問題里,最早強調的是農業。小農經濟可以解決溫飽問題、生存問題,但他不關注效率??陀^上農業的產出還是較低,很難靠農業本身來解決那么多人的問題。

        工業的話,隨著工業化的進程,產業布局基本定型之后,鄉鎮企業已經沒有太大空間。用工業的方式推動產業興旺已經后繼乏力,所以要更多地鼓勵三產。

        農村適合發展什么樣的三產?農村的天然優勢是自然資源相對較好,大家很自然地會想到旅游業。并且旅游業的另一個好處是,總體來講可以保證農村的風貌得到保持。如果一個地方既保留了鄉村的風貌,經濟又可以發展起來,這也就是習總書記說的,看得見山,望得見水,留得住鄉愁。 通過旅游業再帶動農產品的提升,甚至做一些手工業。我認為旅游業會在一二三產融合中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而一二三產融合對于鄉村振興戰略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們現在講的都是旅游業的功能。功能是旅游業發展起來以后才有的,所以首先還是要發展。但不能指望旅游業解決所有的問題。我不主張夸大旅游的功能,發展旅游還是要因地制宜。

        相比其他產業,旅游扶貧是相對更容易見效的方式。對于旅游扶貧的政策傾斜,我覺得,很大程度上因為旅游在產業興旺中的獨特作用被越來越多地認識到。

        交通改善為旅游扶貧提供基本條件

        新旅界:很多情況下國家政策發布越是頻繁的領域,恰恰是操作起來難度越大的領域。年初以來國家旅游局就深度貧困地區旅游扶貧、金融支持旅游扶貧等事項發布多個文件,是否也從側面說明了深度貧困地區脫貧、融資等都是旅游扶貧項目的難點?

        曾博偉:貧困地區沒有脫貧,交通不便、缺少資金和人才、信息技術落后,都是原因,不然也不會深度貧困。深度貧困地區,交通部門可以修路,旅游可以做什么呢?深度貧困地區的生態資源比較好,旅游就可以借已有的交通條件和貧困地區本身的自然資源做發展。如果其他部門沒有相應的動作、又沒有市場條件,旅游部門不可能單獨自己去做。九寨溝這樣的地區,如果交通解決不了,也搞不了旅游。

        九寨溝

        旅游更多的時候,扮演的是錦上添花的角色。旅游部門更了解旅游發展的規律和特性,能夠為旅游提供人才培訓、宣傳方面的支持,幫助地方增強旅游發展的能力。

        旅游項目最終還是要借助資本的力量進入市場的?,F在有一些企業出于企業的社會責任,做出了一些典型的項目,但這樣的做法不具有普遍性,只能解決一部分問題。50億砸下去做一個項目,肯定會有脫胎換骨的變化。哪怕這種方式比較有效,我覺得也不要寄希望于所有的企業都去做這么一件事,只能說中國幾百萬個村莊里,有一個的問題解決了總比一個都沒有解決要好。

        新旅界:全域旅游和旅游扶貧的結合點有哪些?

        曾博偉:全域旅游,首先意味著覆蓋的面拓寬了。以前旅游部門搞優秀旅游城市,更多關注的是城市。全域旅游提出以后,發展全域化就不能僅僅盯住幾個景區、盯住城市,一些重點的鄉村肯定會顧及到,自然而然工作的點會和旅游扶貧有更多的重合。從全域旅游的角度來說,全域旅游更注重解決發展過程中的一些短板和瓶頸,這些東西就是所謂難啃的硬骨頭。

        另外,現在整體交通都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善。使得做全域旅游、旅游扶貧都有了條件。貴州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貴州號稱縣縣通高速,這在五年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但既然交通已經通了,全域旅游、旅游扶貧就有了一個最基本的保障條件。

        交通部門對扶貧點一般都會有相應的一些支持,一些重點扶貧村的道路、環境都會有很大改善,全域旅游就可以很好地結合,而且有理由更多地強調旅游的功能。交通部門只管修路,而從旅游角度來說,完全可以做一個風景道,讓道路本身也成為一個增加吸引力的點。

        所以我覺得,全域旅游與旅游扶貧的關聯,除空間上的重合外,也在于全域旅游能讓各方面的資源與力量更多地聚集到旅游扶貧這個點上。

        全員參與大背景下的旅游扶貧

        新旅界: “旅游+”戰略,在旅游扶貧中有怎樣的應用?

        曾博偉:“旅游+”戰略的本質,是一個市場層面的“+”。當鄉村的資源沒有和旅游結合的時候,鄉村承擔的主要功能是農民的生活空間和農業的生產空間。有了旅游市場,加上鄉村的資源,就成了鄉村旅游。

        “旅游+”不管怎么“+”,核心是要引入市場。但這里有一個雞和蛋的問題:沒有相應供給的話,怎么會有市場?“旅游+鄉村文化”的話,不能只講文化這個概念,而是要考慮,怎樣把相關的文創產品做出來?文化部之前的思維是做文化傳承人,但那得看市場認不認可。比如納西古樂,市場認可了,自然而然就會有人去傳承,像珍稀動物一樣去保護它是不可能長久的。這個問題,文化部已經意識到了,所以文化和旅游部成立以后可能會有改觀。

        “旅游+文化”、“旅游+農業”、“旅游+生態”,本質上是通過旅游盤活鄉村的資源,這樣的“旅游+”才有價值,不是為了加而加。把資源變成可參與、可體驗的產品,甚至可以讓人回味一些鄉村特色的產品,真正重要的還是游客的反應。

        新旅界:扶貧的一大趨勢是全員參與,企業參與對于旅游扶貧有哪些促進作用?當地政府能起到哪些作用?

        曾博偉:企業首先是這里面的主要力量。企業參與旅游扶貧,更重要的一點還是要形成好的機制。另一方面,也不能完全靠企業的社會責任,這樣是不可持續的。恒大為了響應中央領導的號召去畢節做旅游扶貧,但通過別的東西有回報,這說明建立合理有效的回報機制是有可能的。

        魯朗小鎮投資將近50個億,幾個企業都在投——恒大、保利、還有廣東很多企業。從可持續的角度來講,還是應該按照經濟規律來,搞清楚這里面哪些是公益,不要把公益和經濟混為一談做。魯朗小鎮這個項目是很好,但不可能全國所有的村都這么做,這不現實,還是要因地制宜。

        資金也會追求大的項目。但不是所有的鄉村旅游都適合搞大項目,有的鄉村可能本來投兩三千萬挺好,一定要投個四、五億,當成房地產項目來做,反而弄巧成拙。大項目也許在城市可行,在鄉村合不合適,需要商榷。

        一個真正有責任的企業,不僅僅只是對口一個縣、一個村來做扶貧,還應該能夠作為一個企業去探索更多的模式。阿里的農村電商是一種探索。很多做小微金融的企業在其中也可以發揮作用。比如農民貸款都缺少抵押物,那么能不能考慮做聯保?這里面還是有可以突破的東西。

        早年到現在都在做的旅游規劃扶貧,我認為是不符合正常發展規律的。從政府的角度講,向領導匯報成績的時候,做了多少個旅游扶貧規劃,看上去就很漂亮。但這些規劃有幾個敢說是有作用的呢?微乎其微。當然這方面,旅游部門也在想辦法努力去做,究竟效果怎樣,真的需要商榷。旅游扶貧規劃報上去很好看,拿到村里,村主任都看不明白,村民要怎么用呢?用不了。所以這個過程中還需要做一些更務實的事情。

        政府能起到較好作用的方面,還是調動一些資源,達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營銷也不是簡單地以做廣告的方式提高關注度,要從可持續的角度出發去做。

        旅游扶貧還是不要太著急。盡管中央說了2020年要全面脫貧,但中國的貧困問題是個持久戰。中國整個的城鎮化過程還沒有完成,盡管城鎮現在已經可以一定程度上反哺鄉村,但還沒有那么大的力量。政府喜歡運動式地干事情,可還是不能著急,要尊重規律,能做一點是一點,一點一滴地去推動。

        更重要的是,中國鄉建做了上百年了,還是要發動各方面的力量去做。用毛主席的話說,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力量。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更多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吳志才

          華南理工大學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導,華南理工大學廣東旅游戰略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廣東省鄉村振...

        • 趙晉良

          新旅界特約評論員,暨南大學旅游管理專業畢業,從事主題公園研究及相關工作12載,現就職于中國旅...

        • 余良兵

          現任永行資本董事總經理,負責消費升級各細分行業的投資。此前曾長期服務于中青旅,曾先后負責投...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男人看的黄色视频免费看|天天曰天天添天天搞|91AV黄污不卡片|高清FreeXXXX性国产高
      2. <menuitem id="awzuu"><sub id="awzuu"></sub></menuitem>
        <video id="awzuu"><p id="awzuu"></p></video>
          <video id="awzuu"></video>